登陆

全球500强七成拥有企业大学 这里到底教什么?

admin 2019-05-10 75人围观 ,发现1个评论 全球五百强企业大学

企业大学的概念很模糊。美国得州健康资源公司副总裁丹尼尔·甘德里拉在深入研究后曾给出了多达十种定义。这是一件值得玩味的事情,尤其考虑到“企业”和“大学”这两个在某种程度上错节的概念被放置在一起:企业代表商业性的急剧演进,而大学本该是某些人类经典知识的守成者。

通用电气(GE)的克劳顿维尔领导力发展中心是美国的第一所企业大学,创立于1956年。在过去的很长时间,这所培训机构摘尽一切光环:它被《财富》杂志誉为“美国企业界的哈佛”,而出自GE公司跻身财富500强的CEO就高达150位。在那之后,企业大学蓬勃发展,从1960年代的麦当劳汉堡学院、1970年代的迪士尼学院和摩托罗拉学院,再到国内近些年颇为引人瞩目的阿里湖畔大学、京东众创学院和华为大学。迄今为止,全球500强企业中,已有近70%的公司成立了企业大学。

直至本世纪初,人人都还在谈论公司自设大学的必要性。伦敦商学院高层经理教育副主任伊恩·哈迪(Ian Hardie)将这当中的部分原因归结为,人才战引发的警报,公司变得日益国际化,以及只是因为通用电气做得非常好,就认为应该加以复制的观点。

不论出于任一种考量,在60余年的急剧扩张后,人们开始对这一模式有了更多思考。例如,企业大学和传统商学院的分野在哪,前者是否企图将学院派的做法混淆进商业实战。更紧迫的问题还在于,如果企业大学的要义指向了紧扣企业战略需求进行领导力和人才培育,那么,在当下动态性和复杂程度加剧的商业环境里,“紧扣”将如何实现?当企业和员工都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时,企业大学又能发挥何种价值?

过去与现在

克劳顿一直在求变。

成立之初的头20年,克劳顿主要是为GE员工和团队领导设计和提供理论方面的培训,内容涉及产品和流程,目的是为了使学员理解GE的业务板块以及公司如何运行。

进入80-90年代,随着公司本部进入发展快车道,克劳顿的领导力培训内容也紧跟着变得多元和丰富。自那时起,学院逐步形成了从初级领导、到中级领导最后到行政级别的一系列领导力培训项目。GE全球高级副总裁、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在当时那个相对单维度、垂直化以及快速扩张的商业环境下,克劳顿的课程侧重于打造领导者的决策力、执行力、流程管理以及变革管理等,像是“Work-out群策群力”、“CAP变革管理”等经久不衰的课程就是在那时应运而生。

直到时间迈入21世纪,克劳顿也进入了发展的第三个阶段。在全球大环境愈加多元化、扁平化、复杂化的趋势下,员工领导力和对复杂营商环境的应变能力变得尤其关键。为了培养GE领导者和员工们“以客户为导向”的战略思维,以及一系列更多样的领导能力,克劳顿推出了相应的各种课程,如“教练型领导艺术” 、“致胜团队” 、“新时代的团队领导力” 、“战略与文化”等等。

来源:克劳顿维尔领导力发展中心成立于2008年的美国电信巨头AT&T学院表现出了类似特质,他们的副总裁兼首席学习官约翰·帕尔默(John Palmer)在回溯学院不长的历史时,提到了两个节点。“我们在最初的时候就用它来推动许多通过合并和收购走到一起的公司。到了现在,我们需要将其视作我们再学习的场所,学院将引导我们将技能和业务转向对企业未来的预设方向。”

而随着越来越多千禧一代进入职场,段小缨认为他们也在以某种方式改变着克劳顿的课程内容和培训方式。例如,克劳顿目前在课程中引入了更多元的模式,包括网络课程、讲师授课、线下讨论工作坊、企业参观交流等等,甚至通过手绘视觉笔记等方式让学员的培训过程更加生动。

一个特质和一个问题

很难说清楚一家企业大学在何种意义上为好,段小缨认为这最终要由企业所赋予它的定位来衡量。但大多数情况下,高管们都不会对学院的这一职责产生异议,即企业大学应该与企业整体的商业目标和战略高度契合。

约翰·帕尔默就曾表示,AT&T学院对每个学习阶段都能与相应业务部门对接颇感自豪。“这是保证企业大学与企业本体相关性的关键点。”他说,“它确保学院能掌握到商业需求,由对应部门和学院双方共同决定培训项目和课程设置,由此为员工预备将来所需的技能。”

甘德里拉强调了企业大学作为一种战略工具,应当以情景为中心。“如果我们的组织正在努力进行某种形式的变革,那么企业大学就应该关注与该方向有关的知识培训,以及整个变革是如何发生的。如果企业很大的问题在于内部员工之间的协作缺失,那么再好不过了,学院就是让他们发生互动的场所。”

一所优秀的企业大学知道如何倾听和发现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并对其所在企业环境的变化做出回应——无论这是否属于传统课程。这恰好是企业大学和传统商学院的一个分野所在。

段小缨就谈到,传统商学院的课程更加系统化、体系化,而企业大学更具有针对性,课程设置上可以充分考虑企业发展现状和阶段,跟公司的定位和战略匹配。此外,商学院的教师队伍和学员都比较多元化,背景丰富,各行业间可以互相学习,突破视野局限;而企业大学更注重的是优先致力于企业文化发展,内部人才架构和人才培养的需要。

恰如这个有些古怪的名称所示,企业大学是将教育放在了情景中,这样的情景正是企业本身。与此同时,一种批评性的观点接踵而至,有人认为,企业大学只坚持按照自己想要的人才量身订造,并不能为雇员提供像商学院那样广为承认的技能和思维模式。

然而事实证明,商学院没法从企业大学的教育中摒弃出去:克劳顿的众多课程项目与各大商学院都有深入合作,在今年的GE全球客户峰会上,纽约大学的教授还被请上了讲台,分享数字化和区块链等当下热门概念。而在另一方面,企业大学也在为商学院供给资源。段小缨就提到,GE在全球市场发展过程中的一手经验,亦交由哈佛商学院的教授撰写成教学案例,在其课堂上被商业精英们研习。

克劳顿上海校区 来源:克劳顿维尔领导力发展中心与科技一块变革

当这些学院打定主意与企业本体发生更直接的关系时,人们总希望它能走得更远。如今,在数字化、算法、机器习得等事物以令人吃惊地速度重塑着企业组织和劳工时,这样的声音变得更响亮了。

“在过去10年里,企业的数字化和技术的使用极大地改变了消费者本质和企业运营的本质。” 摩托罗拉学院前首席学习官弗雷德·哈伯格说, “如果你回望25年前,会发现我们生活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星球上” 。

技术变革和数字化对于一切的席卷制造了职场上一连串恐慌,人们的担忧从技能习得可能跟不上变化,蔓延到了机器人对人类岗位的大规模替代危机。在这一点上,企业大学显然责无旁贷。“想象一下,你正在经历一场变革,然后有人把你放到了企业大学,并在整个数字转型过程中支持你——这就是未来。”甘德里拉说。

一所固定的企业大学的概念必须消失,它应该是敏捷的、灵活的,以适应时代需要。在过去的一年里,AT&T已经着手在课程中推出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这被认为可以极大的提升员工认知事物的速度和他们对任一种商业项目的入门效率。克劳顿则推出了一众理论课程,例如“数字化工业时代的领导者入门系列”、“动手解密数字化”,希望从概念认知启动,进而往实际应用的方向引导。

与此同时,随着科技的发展,企业大学还是否需要物理空间的问题出现了。克劳顿就给员工搭建了在线学习平台BrilliantYOU,不仅包括克劳顿自身课程的延展学习,还有许多与第三方开放式网络课程平台的合作。美国重型工业制造公司开拓重工(Caterpillar)学院从一开始就没有实体建筑,前院长大卫·万斯(David Vance)认为这根本没有必要,但他同时也承认,在领导力开发和绩效管理方面,现场指导的效果总是要更好。

段小缨则认为将人们物理地聚在一起具有某些更重大的意义。她解释称,通过面对面讲授,学员们可以结识更多的同事,互相学习、汲取所长。此外,在很多领导力项目课程中,员工是要被要求共同完成一个真实的商业项目。线下的workshop更有利于小组进行讨论、总结和分享。

“人与人之间的联结、互动、影响,是传承企业文化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纽带,这恰恰也是克劳顿作为GE企业文化中心的一个生动体现,”她说。因而在克劳顿,一门课程的设计会整体考虑最适合的授课方式,结合不同的平台与工具。这不仅是培训目的的要求,也是为了让员工在学习中领略到更多乐趣。


已有1条评论
  • 2019-05-13 10:04:09

    有人认为,企业大学只坚持按照自己想要的人才量身订造,并不能为雇员提供像商学院那样广为承认的技能和思维模式。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
Live Sex Cams Free